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视力保护色:
建立学习型组织,优化幼儿园教育管理
发布日期:2018-10-19      信息来源:台州市机关中心幼儿园云港分园      浏览次数:

  【摘  要】作为幼儿园的管理者,在实际的工作中,将实践经验与学习型教育理念结合,从本园的实际出发,运用对话式管理和弹性化管理,注重幼儿园文化氛围和团队精神的打造,优化幼儿园的教育管理。

  【关键词】学习型组织;幼儿园教育管理;教师

  教师是幼儿园发展的主力军,教师队伍管理是否有效直接影响着幼儿园的教学管理工作,进而影响一个幼儿园的生存与发展。作为幼儿园的管理者来说,是否能有效地调动起教师的工作积极性,激发教师蕴藏在心中的职业使命感和集体荣誉感,这对于保证一个幼儿园保教质量的高低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怎样对教师队伍进行有效的建设,从而优化整个幼儿园的组织管理模式,对于现在的幼儿园发展来说就显得十分地重要。

  在传统的组织管理模式中,我们往往习惯于沿袭“科层组织”的管理模式。科层组织是马克思·韦伯(Max Weber)在19世纪末首先提出的一种行政组织形式,它具有机械化军团自上而下的管理统治、照章办事等特征。以往,几乎所有的人都将这些奉为学校控制和协作工作的首选机制[1]。当今的教育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社会也经历着由工业革命到科技革命的过渡,在多元化的时代要求面前,传统的教育管理模式已经不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了。我们需要从现代人力资源管理的角度出发,创新出新的组织模式——学习型组织模式。在这种学习型组织模式的新观念的引领下,在幼儿园的教育管理实践中,以人为本的学习型组织的建构逐渐被人们所认同和采用。学习型组织的核心是强调“组织学习”,它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是组织通过各种途径和方式,不断地获取知识、在组织内传递知识并创造出新知识,以增强组织自身实力,并产生效能的过程[1]。学习型组织在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后,学习型组织的主创者和代表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著名教授彼得·圣吉(Peter M.Senge)认为“领导是人类团体决定其未来并支持其有效变革的动力”,领导在学习型组织的建构中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对于幼儿园来说,园长、教育管理者们的教育管理理念直接决定了一个幼儿园的发展,园长能否准确地把握时代的教育脉搏,能否深入实践了解一线教师的教育实况,能否对一线教师的问题作出及时地反馈;同时教师能否正确领会园长的办园思路、办园宗旨和办园目标;处于管理中层的教育管理者是否能在园长和教师之间架起一个畅通的桥梁,起到一个引领、疏通的作用,传统意义上的科层组织形式能否打造出一个学习型的组织,这对于组织中的每一个人都存在着挑战,而园长就是站在风口浪尖的掌舵者,园长的管理理念,直接影响着幼儿园的生存与发展,影响着中层教育管理者的管理效果,影响着一线教师的工作状态和职业能力的发挥。所以,幼儿园组织奉行何种教育管理理念,对于幼儿园的中心工作——教育,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学习型组织的人力资源管理的理念的指引下,在对自己多年教育管理经验的梳理下,笔者认为,采用对话式管理、弹性化管理,注重幼儿园文化氛围和团队精神的打造对优化幼儿园的教育管理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一、对话式管理

  从现代人力资源管理的角度来看,学习型组织模式在"学习的层次上分为三类:个人学习、群体学习和组织学习。在“组织学习的技能”上由:系统思考、心智模式、自我超越、团队学习、共同愿望五大要素组成。这五大要素要求人们在组织中要学习以一种开放和接纳的心灵而活着,在深层次的会谈中交流想法,发现更好的见解,最终达成共同的愿望。笔者认为这五大要素必须要有一个载体使其真正地发挥作用,那就是对话。

  “对话”在幼教领域常常被运用为“对话教学”、“师幼互动”中的对话与倾听。孔子的启发式教育和苏格拉底的“产婆术”都以“对话”为显著特征,但这两种对话的主导者都是教师。到了现代,对话已经成为了人的一种自觉要求。王松涛先生为将对话理论引进现代社会的戴维.伯姆著的《论对话》一书作序时说的:“对话的本质在于“它关心的是真正的真理所在,决不对真理作任何折衷和妥协。谈话者之间互相尊重彼此的观点、人格和观念,从而个体之间相互信任。每个人都需要尊重他人的意见和想法,从而使每个人也都能完整、清晰地表达出他内心深处最本真的看法和想法,从而让不同的意见和观点之间相互碰撞、激荡、交融,从而让真理脱颖而出。”将对话理念引进教育领域的是巴西教育家保罗.福莱雷,大力提倡对学生的解放,“对话式教学”是其核心理念。

  在幼教界,有学者提出:“对话教育”不是一种具体的教育活动的形式,而是表现教育活动和教育过程中的一种对话的关系、对话的境界、对话的意识、对话的精神。而对话幼儿教育,是希望能够消除儿童的恐慌和焦虑,从而建立一种信任感,够使儿童进行体验和发现的教育。主张以“对话”的精神看教育,以“对话”的精神对待教育过程,并在教育过程中以话”意识、“对话”态度、“对话”精神与儿童的精神世界遇”,关注儿童的生命世界。在教育过程中,教师在真诚、敞开、投入的基础上,形成与儿童之间的相互平等、理解、沟通、信任、尊重、融洽的情势和互依、互生、互补、互惠、相互激发的教生态[2]。笔者认为,对话不仅仅指指师幼之间的平等的精神,还应是参与对话的教师间围绕所呈现的教育纪录,以各种方式在一种平等宽松的氛围中表达自己内心的思想和情感的过程。是教师与管理者之间对组织中的事件的一种平等交流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使每个成员都能从思想的碰撞中获得新的思想,保留或调整原有的教育理念,保持整个幼儿园教师思维的活跃性,保证各成员之间交流的畅通。

  在幼儿园教育管理的实践中,作为管理者首先要注重创设与教师之间相互信任的关系,只有信任才会创造出一个适宜对话的空间。人文关怀是创造良好的对话空间的营养剂。

  在人类进入21世纪的今天,人们在工作、生活等各方面的压力越来越大,人们的精神需求也越来越难以得到满足,从而导致心理焦虑、紧张甚至产生心理疾病。 园长必须敏锐地抓住这一重要的时代特征,用人文关怀的力量创设“民主、平等、和谐、温馨”的园所文化。以多元智能理论为指导,相信每个人的潜能,尊重每个人的个性,发挥每个人的优势,为教学管理人员提供自主、自律和自强的发展空间。

    (一)“对话教育”强调教师与自我的对话

  在实践管理中强调教师与自我的对话,通过观察记录、教养笔记,时刻反思着自己的教育行为。教育行为的反思,实际上是教师的自我对话,这种自我质疑、自我解惑、自我发难也是教师对课程实施的研究,它是提高教育决策能力的一种较好的途径。我们向教师建议自我对话的角度,如:活动的目标是什么?围绕目标我采取了哪些措施?幼儿是否在活动中得到了经验的提升?是否获得了良好的情绪体验?设计的活动是否具有普适性?活动的环节设计和重点设计是否从幼儿的经验和兴趣点出发的?有效的教育评价应该从那几个方面做?

    (二)“对话教育”强调教师与教师之间的对话

  通过串班观察,观摩半日活动组织,集体备课、评课,教师个人心得讲座将教师的困惑和经验都以“问题发布会”的形式展现出来,进行集体教研。管理者在其中不仅是参与者,更是活动的支持者,要放手相信我们的教师能在思维的碰撞中获得新知和感悟。事实上,当给予教师对自己的教育行为进行反思、对自己的教育行为作出决策的空间时,当教师研讨教育活动时,不以对错、好坏论处,而以反思、寻找更好的教育效果为出发点,教师完全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形成新的思考方式、新的工作方式、新的情感及态度,为共同追求的理念及目标承担起责任[3]。

    (三)“对话教育”强调教育管理人员与园长及一线教师的对话

  幼儿园教学管理人员主要来自教师群体,是管理者和教师双重身份的结合,具备管理者和优秀教师二者的综合素质[4]。教育管理人员素质的高低直接影响一个幼儿园的保教质量。园长是幼儿园的一把手,其对教学管理人员的专业发展具有直接的引领和支持作用。园长对教育管理人员要有高出一般教师的要求,为他们搭建交流与合作的平台,为他们争取学习和进修的机会,要求他们既要有扎实的专业能力同时要具备良好的沟通能力和协调能力。通过建立相关的责任制、培训制度,同时给予人文关怀,使其引领着学习型组织的建构和发展。在教育管理者和一线教师之间,教育管理者要起到引领教师的作用,将新的理念、好的教育方式在幼儿园之间进行有效的传递,使个人的经验变成集体成长的财富,同时密切关注一线教师的专业发展需求和个性差异,能过合理地安排人员,使每个人都能发挥自己最大的能动性。

  二、弹性化管理

  学习型组织是基于人力资源管理生发而来的,以往的科层式管理强调的是“命令—服从”式的工作方式,组织希望得到的是能高效完成工作的“工作高手”。而现代的人力资源管理转变为在团体的工作方式下,组织内部的管理相较于科层式管理下的部门化方式更加灵活和弹性化。

  在幼儿园教育管理中,以往的领导者始终扮演着命令、指挥、督促、评判的角色,作为管理者的教师始终处于听命、遵从、被支配、受督察的地位[3]。现代管理理念强调要实行动态管理以带动教师行为方式的改变,管理者不能一味依靠行政指令发号施令、支配控制、而要把具体的教育过程的决策权下放给教师,自己则深入实际的教育过程中与教师平等互动,把握园所发展的大方向,实现有效管理[3]。

    (一)弹性化管理的基础是信任和沟通

  弹性化管理目的在于打造一支有协作力和凝聚力的团队。作为管理者来说,要做到深入一线,去了解教师的需要,为他们的成长提供支持,变权力支配型管理为支持服务型管理;在园所制度的建立和教育过程的管理中要适度放权,变封闭权威式管理为开放人本式管理;在工作绩效的评价上,强调个人绩效与团队绩效并重,培养团队精神,引导教师追求“团队产出”最大化。

   (二)弹性要求教师的管理

  幼儿园是一个具有特殊性的“女性”团体,在管理时应该以柔性管理为主,作为园长,应该深入到一线中,了解教师的需要,变“自上而下”为“自下而上”,让教师们感受到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这个集体中不可缺少的一分子,这个集体需要他们的共同努力才会走得更好。园长在教师面前是一个支持他们工作、为他们的专业发展提供服务的团队中人。在工作中,每一项重大的教育教学改革举措从酝酿到出台,都尽量让每一个教师参与讨论、表达意见,让教师明白:每个人对幼儿园的发展均负责任。针对每个教师不同的性格特征和长处,合理地安排教师搭班。为教师们争取更多的外出学习的机会,根据每个教师的强项,带动全体教师在各个方面的共同发展。在外出学习后,安排进行学习的教师为全园的教师做自己的收获报告,力求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 、想到的都尽量详尽地向全园的教师展示,给自己和他人一个学习的机会。为幼儿园的阅览室添置更多的的专业资料,包括实践性的、理论性的,以及一些专业方面的音像制品。教师们只有在不断的学习中才能提供自身的素质,进而提供整个幼儿园的保教质量。

    (三)弹性放权教师的管理

  当教师们在人文精神的关怀下,在一个相对放松和有支配权的环境中,个人的智慧就会被激发出来。当教师们发现园长是乐于接受他们的建议、可以给他们对教育管理相对的自主权的时候,就会理解园长从管理者角度出发的很多做法和措施,进而会自觉地支持园长的工作。身处一线的是普通的教师,只有他们是最了解孩子的需要的,只有他们才是撑起一个幼儿园的主力军。因此,管理者要把权力下放给老师,把教学过程的安排、环境布置的评比、班级风格的设定交给老师,“信赖往往能创造出最美好的境界”。在教学过程中,当管理者改变了过去那种习惯替教师解决问题、替教师做决定的管理方式,不用统一规定或划一标准去限制教师时,发现教师有了一定的教学自主空间后,潜能得到了极大的发挥,工作变得积极、主动、活跃,更加努力追求创新。这种放权于教师的新尝试包括:1.允许教师根据本班幼儿实际,自行研究、设计适应本班教学实际的课程计划;2.允许教师建立相对稳定又有弹性的活动日程,在时间分配上作出弹性的安排;3.允许教师依据活动设计及幼儿学习活动的实际情况调整活动进程;4.允许教师依据实际活动的需要进行环境的布置与更换,而不是在开学初就要求教师加班加点地布置好环境,进行环境的评比;5.允许教师自行选择和运用各种教学资源及教学评量工具,包括选择适合本班幼儿实际发展状况的评价方式等等[5]。

    (四)弹性看待教师绩效的管理

  学习型组织强调团队工作方式,在这种工作方式下,强调个人绩效与团队绩效并重,决定组织绩效的关键要素是团队整体素质和积极性。整体素质既来自于每个成员的高素质,更来自于成员之间的素质互补;整体的高积极性既来自于对每个人的激励,更来自于团队成员之间的“融洽”,实质上是团队文化的整合[1]。在幼儿园教育管理的实践中经常会碰到任命教师出去参加公开课的情况,如果幼儿园有一个良好的团队协作的氛围,大家共同参与到活动的设计中来,参与到活动的实施和效果分析中来,这样,通过一个或几个教师的公开课经历,得到成长的不仅仅是那一个几个人,教师们在集体的备课、评课中都得到了提高,团队的绩效就会产生巨大的作用。管理者在看待教师绩效的问题上,应该把教师个体放在一个长期的、发展变化的、个性化的层面上来看待,这样一来比较容易避免教师往日的绩效以及当前的绩效对教师个人评价的影响。一个教师的绩效评价有时候会成为影响教师专业成长的关键性事件,作为管理者如果处理得不恰当,会挫伤教师的工作积极性,影响整个集体对绩效评价的看法,不利于幼儿园教育的管理。

  学习型组织的理念是众多的国际教育新理念中的一种,很值得教育管理者们学习和借鉴。现代的幼儿园教育管理,要求管理者自身要不断地成长,不断地根据实际情况对自己的管理行为作出调整。幼儿园作为一个教育机构,管理者必须不断学习和接受专业思想和理念的鞭笞,增强人力资源管理的意识,才能开辟出其优质有序的发展的道路。

  

  参考文献:

  [1]顾明远,孟繁华.国际教育新理念[M].海南:海南出版社,2003:161—165.

  [2]张博 走向对话的幼儿教育——后现代幼儿教育观[J].学前教育研究,2003(12):41.

  [3]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试行)解读[M].江苏:江苏教育出版社,2002:223—227.

  [4]郭文英,吴红霞. 浅谈幼儿园教学管理人员的专业发展与促进[J].2005(11):30.

  [5]姜琼.现代幼儿园课程管理中的三个转变[J].早期教育,2002(01).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